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二)

#叶修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到叶神生日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射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    吃饱喝足了,黄少天叼根狗尾巴草跟在君莫笑后边,问:“我们现在去哪儿去哪儿?我很忙的,没多少时间陪你闲逛,我还要按时回天去,不然文州就要发现了。话说这酒真是不错……”

    “我要去一趟青丘。”君莫笑说着又笑了笑,“你不知道么?烟雨楼的现任楼主是楚云秀。”

    “楚云秀?!不是吧这么厉害,原来是仙酒,我说嘛难怪那么好喝……什么什么你要去青丘?你想干什么?又想图谋不轨?我可告诉你青丘现在可是蓝溪阁的地盘,你别想随便杀生啊,它们虽是狐妖,却都是好妖知道么……”黄少天叽叽喳喳说了半天,君莫笑竟然一下抓住重点问:“青丘属于蓝溪阁了?”

    “对呀。”

    “为何?”

    “哦……”黄少天丢了狗尾巴草,“这个说来就话长了。”

    “那就别说了。”君莫笑及时阻止了他,送口气向前走去。

    黄少天原地眨眨眼,反应过来正准备控诉他,却见天边一闪,顿时敛了神色,停下了脚步:“文州在找我,我得回去了。这个给你。”说完便向君莫笑丢了样东西。

    君莫笑接住一瞧,是条链子,上面挂着一把一指长的剑。嗯……冰雨?君莫笑再抬头时,黄少天已经消失了,空中只留下他一句话:“它能帮你找到你想要的。”

    在前去青丘的路上,君莫笑倒是遇到了些麻烦,比如不停地有人来追杀他,不停地被邪灵围困。一开始他也纳闷,后来才渐渐明白是有人认出了他是却邪君,特地散播消息,自然会有人来杀他。

    不过好在青丘距离他的出发地也不远,他进了青丘就清净了。毕竟是蓝溪阁的地盘,现下文州成了司辰星君,自然要给他个面子不是。

    “都说了别乱跑还到处溜达,瞧,受伤了吧?”

    君莫笑听见有人说话,便躲在一棵树后面看着。只见一个身材修长,白裳蓝裙的男子,头发委地,只有些许部分被绾了个髻。他怀里还趴着三只黑不溜秋的小狐狸,个个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,许是在灌木丛里划伤的。

    那人责备声不严,倒还轻声细语的,右手在它们伤口处略微停顿一会儿便全好了。

    仙妖?

    所谓仙妖,就是从妖晋升仙班的仙。君莫笑眯眯眼,难怪青丘是蓝溪阁的地盘,原本仙,妖水火难融,不过这儿出了为仙妖就不一样了,早些收到自己地盘里也好。

    这时君莫笑一直拿在手里玩弄的链子突然发出了蓝光,直接暴露了他的位置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什么人?!”那人警觉起来。

    君莫笑无奈叹口气,从树后优哉游哉地出来:“打扰了。我本无恶意。”那人看见他手里的链子,放了那三只墨狐,却向君莫笑行了一礼:“阁下可是黄将军的朋友?在下蓝河,是蓝溪阁的一名司星卫。敢问阁下大名。”

    “君莫笑”这名字怕不能再说了,免得给人家惹来麻烦。。君莫笑想了半天,见蓝河有了疑色才开口道:“叶修。”

    “叶大人,这边请。”

    君莫笑跟在蓝河后面,他看着蓝河的背影和那及地的长发,勾唇一笑问:“你是仙妖?”

    “是。我小时候被司辰星君救下过,他见我可怜才将我带回了天庭。”蓝河回答,又问,“叶大人想找什么?”

    君莫笑这才恍然想起来这次来的目的,停下脚步,笑了笑说:“雪狐舌尖血。”

    蓝河一怔,也停下来,回头看他。君莫笑还是那副笑地人畜无害的样子,一点都没有刚刚是自己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那句话的自觉。像是突然知道自己的要求似乎是有些难,君莫笑只有耸耸肩,表示自己没有说错。狐族白狐多,雪狐确实极少的,简直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 “不好意思,青丘怕是没有您想要的。”蓝河道。君莫笑耸耸肩笑道:“不找当然没有。”

    “雪狐本就稀罕,一脉单传,哪是那么轻易找到的?您真要找,怕是要找个几百年吧。再说,舌尖血……”蓝河微微蹙眉,“也未必能取到……”

    雪狐舌尖血要雪狐自愿咬破舌尖吐出才行,且舌尖血是雪狐身上极为宝贵的东西,一滴舌尖血就是它五百年的修为,目前据人们所知,只有一只雪狐呕出过舌尖血,还没有听说有其他雪狐这么做过。

    君莫笑仍是笑:“先找到再说吧……”

评论(2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