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神生日快乐!】阿爸是我的!

#叶修二十岁生日快乐!#
#没错,这是俩儿子抢阿爸的故事#
#年轻的阿爸最萌了#
#叶修与账号卡的父子设定,确定没问题就继续了哟#

    叶修回到家时,本来做好的伸出双手的姿势因眼前的景物而尴尬收回。“哟,稀客啊。”不过叶修并没有尴尬多久,习惯性地想伸手到裤兜里掏烟的动作在看到满墙的涂鸦时,却只有堪堪收回。

    一叶之秋看过来,一向桀骜的脸上写满了嫌弃和疲惫,但说出的话里却没有半分不耐:“我看那小子就是被你惯成这样的。”说完抬抬下巴,示意叶修看满墙的涂鸦,真是……如果不是身高受限,可能满面墙都会成为殖【】民【】地。

    叶修朝他身旁一坐,笑道:“小孩子嘛,这墙外刷一次就是了,你小时候不也一样?”

    一叶之秋闻言,嫌弃的表情更甚:“我小时候比那小子听话多了好吧?你看看他画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。这么小还学会顶嘴了!”

    叶修看着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凌乱的房间,并没有直接回答一叶之秋的问题,反而挑眉:“你们这是……打了一架?”

    叶修是一位年轻的阿爸。大儿子叫一叶之秋,专注桀骜、酷炫多年,看起来很冷酷,却很喜欢叶修。不过后来嘛……一叶之秋要出去闯荡生活,去了一个叫孙翔的男人的手下干活,看样子还混得风生水起的。

    可用叶修的话说,那时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留不住啊。原本习惯了两个人生活的叶修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,于是——

    有了小儿子。小儿子叫君莫笑,还是个只及叶修大腿的毛头小子,整天对着阿爸撒娇,要亲亲抱抱举高高。这不,叶修进门做的姿势就是为了接住这个会飞扑过来的小兔崽子,每次都让叶修感叹自己老胳膊老腿儿的真是顽强哈。

    一叶之秋自从知道自己有了新弟弟还专程回家看过几次,结果兄弟俩见面就掐,各种互相嫌弃,活像上辈子欠了债的死对头,每每见面都有种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感觉。

    而作为风暴中心的叶修并没有多阻止什么,兄弟嘛,不打不相识啊,多打几次总会打出感情来的嘛。但只要他一摆出坐山观虎斗的姿态,君莫笑与一叶之秋便会瞪过来,然后非让他评个一二三四出来。

    天亡我矣!叶修不止一次这么想。今天工作回家,面对大儿子却不见小儿子的叶修总有一种“不祥”的预感。

    “你弟弟呢?”

    一叶之秋见叶修将空了一半的烟盒随手扔在了茶几上,回道:“闹腾了一下午,累了,在里面睡呢。”

    叶修闻言愣了一下,抬头去看墙上的挂钟,时针已经跑过了十一点,分针正向着三十分奋力迈进。是自己疏忽了。一忙起来就没头没脑的。他又扫视了一下杂乱不堪的屋子,瞬间觉得自己懒癌发作,随便一动都有可能引发癌细胞扩散。

    一叶之秋也并没有要帮忙收拾的意思。两个男人陷在沙发里望着天花板,只听见秒针滴答的声音。

    “阿爸……”

    叶修听见一叶之秋开口,一个激灵就蹿上了脑门儿,立马道:“停!你……你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 “……”一叶之秋一脸MDZZ。其实也不能怪叶修多想,一叶之秋自从15岁以后就很少再叫叶修“阿爸”,常常“叶修”“叶修”地称呼。而他叫阿爸的时候,多半就是闯了祸需要叶修给他擦屁股的时候。很久没叫了,今天这么来一下,足够震撼了。

    “阿爸……”

    感受到叶修惊疑不定的目光,一叶之秋无辜道:“这次不是我。”哦,也是哦,这次声音更糯一些。

    两人望向门口,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后蹭进来,睡眼惺忪地过来讨抱抱:“阿爸,抱——”

    叶修伸手把君莫笑抱进怀里,笑着问:“醒了?”君莫笑哈欠连天,定神看了看叶修,又看看一叶之秋,突然仿佛从梦里惊醒一般,抓着叶修的手问:“阿爸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 叶修正疑惑,就听见旁边的一叶之秋开口:“凌晨一点了。”

    “?”

    “!”

    君莫笑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小鼻子一抽一抽的,藕节似的手狠狠抓了几下叶修的手臂,最后竟是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 “?!”

    “!”

    “哇——最讨厌一叶之秋了!呜呜呜……大骗纸!”叶修虽是俩孩子的爹,却始终学不会安慰一个哭泣的孩子。本来俩儿子哭鼻子的时候就不多,没有机会给他实践不是。

    叶修能做的也只是扯几张面巾纸给小孩儿擦擦眼泪,擦擦鼻涕。奈何君莫笑的哭声越来越大,再这么下去,邻居都能被这哭声引来,仇恨拉得妥妥的。“诶!木着干什么?!你对你弟弟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?”

    “冤枉啊。”一叶之秋哪里想得到君莫笑会一下子哭出来,想帮着给弟弟擦擦眼泪,却被君莫笑一次又一次无情地打开。

    “一叶之秋是大骗,骗纸——唔,最讨,讨厌了……呜呜呜……明明,明明说好了……说好了要叫我起床的!呜呜呜……阿爸——!一叶之秋,骗我……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好了好了好了,别哭了!我刚刚骗你的!现在才十一点五十分!”一叶之秋自暴自弃,揉揉自己还余音震响的耳朵。

    “真的?”

    “真的!不信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 君莫笑抬头,分针才刚刚擦过五十分的角度。

    “一叶之秋!!”君莫笑飞扑过去,与一叶之秋扭打在一起。叶修全程懵逼,只能大喊:“诶诶诶要打看准啊,了不准开什么地图炮啊。”闻言,二人却不约而同地停下手,望着叶修的眼神如狼似虎。

    下一秒,叶修才知道什么叫做“杀气”。他前面抱着君莫笑,只能用手托着小家伙的屁股,以免他一个不慎掉下去。身后却还挂着一个一叶之秋。二人在他身边交替着“阿爸是我的才不是你的!”“你放手,放开我阿爸”的无营养对话。

    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,这样的争吵真是一声比一声高亢,一次比一次中气十足,吵的叶修脑仁疼。

    不过,这样的感觉,似乎还不错?

    不过,老年人啊,还是要学会爱护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 叶修刚想阻止俩儿子的扰民行为,哪只两个人竟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,四周瞬间变得安静至极。叶修心里默默吐槽连吵架都能遭遇蜜汁沉静吗?!

    而这时,他耳边却突然传来时钟敲打的沉闷的声音。与此同时, 他感受到自己的双颊同时传来感觉截然不同却都饱含深情的湿热。

    左耳与右耳里的祝福与十二点响起的庄重的钟声交相辉映,在他心里一声一声地留下震撼人心的力量,如同俯瞰四野是看到的广袤无垠的大地,如同翱翔夜空时置身璀璨的星海,如同坐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的炫目的初阳——

    “阿爸,生日快乐啊!这些年,谢谢你!”

    “还有,我们爱你!”

    愿这世间的荣光,永远属于你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“好了。你快放手!放开我阿爸!”

    “你先放!”

    “你个小兔崽子,放手!”

    “你都儿大不中留了!你先放!”

    “……”excuse me?









哈哈哈赶一波叶神生日的末班车!开心还是赶上了!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