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六)

#叶修生贺#叶神生日快乐!!!!!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到叶神生日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,双花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#我告诉你们一个笑话,我以为这篇生贺能在今天完结#

    “魔族倾巢?!”蓝河惊慌地问,“可是,可是天庭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啊……”喻文州皱着眉头,灭神的诅咒在手机发出幽幽的紫光:“我也是才算出来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天庭的指邪司南一点都没反应,我已派人去查看了。魔族倾巢,最容易波及的就是人间,少天已经下凡,你快去通知各位大人和天帝,让他们做好迎敌准备。”

    “是……小人斗胆问一句,现下人间…怎么样了?”蓝河心里挂着一个人,他就在人间。喻文州摇了摇头,道: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。魔族倾巢已经两天了,我这才算到,怕是情况不乐观。如若叶修没事,那他已经与魔族大战两天了。”

    自蓝河与叶修都心知肚明地知晓了对方的身份,叶修这个名字也大白于天下。原来君莫笑本名为叶修,叶秋一直是他的化名,原因不得而知。不过名字只是个代称,众人知道后也只是暗暗腹诽,渐渐地接受了叶修用三个名字的现实。

    “你现下的担心我能理解,但是平心而论现在担心也没用不是吗?倒不如抓紧时间通知大家,也好早起解决。”

    “而且我想,现在的魔君可能已经不是孙哲平了,你通知完其他人立马去一趟百花园找张佳乐,然后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 蓝河想了想应下了。事实如此,天庭里的各位大人还没有出动,自己即使下凡了也什么事都做不了。

    到了百花园,才发现百花园里鸟语花香,落英缤纷,活是一处世外桃源,似乎什么消息都不容易送达。这与百花园的地理位置和作用有关。百花园坐落在天庭的西北角,除了专门来赏花的仙子,一般不会有人经过,且管辖百花园的仙子都是些闲人,整天优哉游哉,往往是最后才知道消息的。

    果然张佳乐还什么都不知道,蓝河道明了原因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“魔族倾巢?!怎么可能,孙……”张佳乐顿了顿丢下刚刚浇花的水壶便往蓝溪阁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 “喻大人。”张佳乐眉头紧缩,也顾不得行礼了,进门就直接问情况,“现在情况如何?”“不起很清楚。都两天了,魔族的人还没有攻上天,主要是在凡间活动应该是,现在的魔君,针对叶修。”

    “叶修?我想现在的魔君肯定不是大孙,可是新魔君又是谁?大孙又在哪儿?叶修得罪的人那么多,谁都想置他于死地……”张佳乐像是想起了什么,立即惧形于色。

    “张大人?你没事吧?”喻文州问。

    “孙翔……”张佳乐突然道,看了眼喻文州说,“找到孙翔!”说完便跑出了蓝溪阁。“张大人!”喻文州没能拦住他,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,只能吩咐蓝河,“你准备一下,一会儿随我去天议殿。”

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 约摸半个时辰后,天帝派出天兵镇魔,喻文州在阵后策应。蓝河身为司星卫自然是要就在他身边保护他的。不过喻文州见他心不在焉的模样,便说:“你跟着少天他们去吧,小心些,别受伤。”蓝河很感激,道了谢,就随着一队天兵下凡了。

    到了阵前才知道人间乱成了什么样子,天界之下,密密麻麻全是魔物,只在其中偶尔看见金光闪现,那才是叶修和黄少天。

    蓝河落在叶修附近,加入了大战才知道不是那么轻松的。君莫笑回头一看是蓝河,暗暗咒骂了一句,朝蓝河吼道:“你来干嘛?!给我回去!”

    “来帮你啊!”蓝河一面杀敌,一面回答他,奈何他本身修为不高,应敌已经是一件很勉强的事了,再分出心去答话时,身上立时挂了彩。

    “啧。”叶修尽力向着蓝河靠近,趁机抓住蓝河的手,吼道:“给我回去!”吼完不等蓝河反应,便使出所剩不多的灵力,将蓝河向大战外沿扔。

    “叶修!”蓝河抵抗不得,等他落地时,他离叶修已是“十万八千里”远,险些叫他的身影都要看不见。

    蓝河一看没法子,自己在这里也只有干着急。方才离得叶修近了才晓得他气息紊乱,看来是要到极限了,如若再这么下去,叶修只有“战死沙场”的选择。

    “司辰星君!”蓝河回道喻文州身边跪下,“星君你想想办法吧,叶修他……”

    蓝河从前绝不会有这样失态的一面。喻文州扶起他,也没有正面回应蓝河的话,只是看着下面的情况,脸色凝重。

    蓝河看看喻文州,有看看下面隐约明灭的叶修,除了心急如焚,自己还能做什么?

    是啊,自己还能做什么?跟一千年前是一样的。叶修想留他在原地,便留他在原地,也就叶修轻描淡写地画一个圈儿的功夫,自己却要耗费近一千年的时间才能想着能不能打破那个结界。

    而如今,他在阵前,自己想帮忙,或许在他眼里就是在添乱。

    是啊,他可是却邪君啊。自己花费千年的时间去攀登他留给自己的高峰,企望能追赶上他一刻不停的步伐,最后才发现,他还是他,即使成了散仙,依旧活在云端。自己匍匐攀爬了这么久,却还是只能稍稍触及一点缭绕的云雾。

    自己与他还是云泥之别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