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七)

#叶修生贺#相信我最开始真的是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双花肖孙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    “黄少天!”叶修甩开一只魔物,冲着黄少天大吼,“喻文州呢?”黄少天应付起来也有些吃力,一边避让一边回答:“文州在阵后呢!”

    “他在阵后干什么?!”叶修一个躲避不及,右手便被突如其来的却邪刺中,“艹!”

    “难不成让他来阵前杀敌……”黄少天朝叶修这边看过来,看见刺中叶修的却邪也是一愣,顺着却邪看上去,发现不是孙翔,心里又是送口气,又是不明所以,“我去,这人谁啊,孙翔呢?还有叶不羞你没事吧?”

    叶修皱着眉头赶在那人想把他甩开之前,将手抽了出来:“我哪儿知道……我看多半是魔君。”

    “魔君?孙哲平?不像啊,孙哲平什么时候变这么丑了?!他跟你有仇?”黄少天看着那人不人魔不魔鬼不鬼妖不妖的样子,真是倒尽胃口。

    喻文州手中的灭神的诅咒此时也发出浓郁的紫光,在他跟前的司象盘也突然滴溜溜地转起来。喻文州低头一看,心里一紧,冲着蓝河说:“蓝河,你先去找肖时钦肖大人,把这串司星链给他,说他跟着这串链子就能找到散灵君孙翔。然后去找张佳乐,告诉他现在的魔君的确不是孙哲平,孙翔的事已经拜托给了肖大人,让他立刻去封魔之境,孙哲平应该还在那里。他们两个应该都不在战场中心,我会派两个司星卫保护你,快去!”

    蓝河答应下来,顾不得担心叶修,先把喻文州吩咐的事做好。

    走了肖时钦,张佳乐,叶修这边压力又大了几分。黄少天看了看他们消失的方向,忍不住吐槽:“我去什么时候了,怎么现在走了啊!知不知道我们近战有多痛苦啊?这一下走两个还让不让人活了?!”

    “别吵了。你家文州让他们走一定有他的道理,你专心迎战行不行,你看你看,又中了一剑。”叶修与黄少天几乎是背对背作战,无论谁稍有不慎,背后的人只有玩儿完。

    “我当然相信文州了!我就说说嘛,怎么还不让人说话了,有没有天理了!”

    “自己就是天上的,你心里清楚这世间是不是真的有天理。”

    “靠靠靠靠靠,这新任魔君到底谁啊,怎么招招致你命啊,还有却邪怎么一点都不排斥他?这是把假却邪?行不行啊老叶,这就是你创造出来的却邪?保质期不行啊……”黄少天在不知道多少次帮叶修挑开却邪刺来的战矛,终于忍不住吐槽起来。

    “呵。打了这么久了,你还没猜出来这位不惧却邪的新魔君,到底是谁?”叶修一脸嘲讽,对着黄少天道。

    黄少天硬生生抽出那么几秒钟认真看了看,吓了一大跳:“我去,刘皓?!”黄少天被这眼前地景象吓得云里雾里,但还是二指一动,冰雨便向刘皓背后刺去。哪知道刘皓却专心对付叶修,对身后的冰雨眼睛都没斜一下,而周围的魔物却纷纷涌到刘皓背后帮他挡剑。

    黄少天一惊,立马召回了冰雨。原本还在刘皓成为新魔君还变得如此丑陋的余韵中,又被魔物愿意替刘皓挡刀雷得外焦里嫩。

    “虽然我明白刘皓跟你不对付,但真的恨到这地步?”黄少天将自己的那边交给赶来的宋晓,自己帮着叶修打刘皓。要是放在叶修鼎盛时期,刘皓这样的角色还是不用这么辛苦的。不过现下叶修只是个散仙,仙力被封了几层,又与这些魔物大战了两天,没倒下已经可以敬他是条汉子了。

    “这我哪儿知道啊。你别光顾着说话,赶紧让你家文州想想办法,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。肖时钦走了,张新杰站的地方比喻文州还远,我,你就别指望了,只剩文州脑袋还能清晰地转转,再不想个办法把他灭了,你我都够呛。”

    叶修与黄少天嘴上功夫是没闲着,可是名眼人都看的出来两人都快是强弩之末了。“李轩,这边!”叶修瞅准时机一声大喝。霎时,一个刀阵便切了过来。黄少天了然于胸,聚力于刃,冲刘皓跟腱刺去。

    刘皓大叫着跪倒在地,魔气顿时向着四周冲开。两人眼尖。右脚几乎同时一踏腾空而起,在空中腰型一扭,接势向刘皓身上进攻。

    “轰——”地一声,烟尘四起。不过在烟尘之下却是一圈蓝幽幽的阵法。

    灵魔相撞,二人都呕出一口血来。黄少天对这阵法熟悉得很,从前跟喻文州切磋,没少吃苦头,当即便喊:“快退出去,是六角星芒!”

    黄少天眼疾手快,几个起落就已经退了出去。可他回神一看,叶修居然还在范围内,登时魂飞魄散:“叶修你搞什么呢!快出来!”

    “出来?我出来了,他可也出来了。”叶修嘴上噙着笑,说得轻描淡写,就像一滴不小心溅起的浓墨,看似不多不重,却足矣浸染半篇熟宣。

    刘皓现在亦仙亦魔,已经神志不清,所有的行动都是靠着本能来进行,而他仅存的本能,就是灭了叶修。所以叶修在哪里,他便在哪里,二者的距离绝不会大于五米。六角星芒直径大约十二米,叶修再怎么跑,都不能跑出那最后的一米。

    黄少天刚想又喊什么,只见眼前金黄落天,是升天阵。看来叶修是真的不打算出来了。他突然又不知道还喊些什么,张开的嘴又不甘心就这么闭上,只能怔怔的看着与刘皓厮打的叶修。

    见六角星芒迟迟没有发动,叶修咂咂嘴,这个时候给我重什么感情,便冲着喻文州的方向喊:“喻文州!”他顺便抬头看了看那边,视线便穿过了层层云雾,看见了立在天边的喻文州,和他身前跪着的少年。

    喻文州暗暗地叹口气,灭神的诅咒发出最后审判的光芒。只听“蹭蹭蹭”几声,黑色的尖刺从阵法中刺出,将刘皓紧紧地锁在阵法内,忽然又冲上半空,合在一起形成牢笼。

    在身体被刺穿的前一秒,叶修看见跪在那里的少年回过了头。眼眶红润,微张的嘴唇颤抖着,全身上下似乎失去了最后的血色。明明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啊,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?

    叶修还来不及细想为什么,只能靠着最后的力气嗫嚅着什么,结果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 蓝河……许博远……


    “文州文州,他醒了醒了!”

    “张大人,麻烦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叶修模模糊糊地能看见几个影子,晃来晃去,头疼。他又闭上缓了缓,再睁眼时才将模糊的影子看清楚。哦,是喻文州他们啊。

    张新杰点点头,又认真查看了几下,说:“醒了就没事了。好好调养,一百年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可算醒了,还好还好,活着是不是很开心?不过你现在法力尽失,就是个普通人啦,要等一百年后才能恢复,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嚣张……”黄少天叽叽喳喳地吵得叶修头疼,喻文州马上阻止了他:“叶前辈还要休息,少天你少说两句。”

    叶修还在愣神,也没回应什么,盯着上空看。

    我……还活着?

    “文州他怎么不理人吶?不会是傻了吧?……”

    “你才傻了。”叶修哑着嗓子反驳他。听他开口说话,众人欣喜不已,见叶修要起来便前去扶了一把。坐起来一看,叶修也是没想到几乎所有人都在。

    “这儿是哪儿啊?怎么都在这儿呢……”叶修问。

    “人间。”黄少天接下,“烟雨楼。”

    叶修扫视了一番,沉默一会儿再开口:“那么,诸位可以说说那天之后发生的事了。还有,小蓝去哪儿了?”











啊——觉得自己的打斗真的写得超级差。不忍直视。
这一段被我改了好多好多,所以可能看起来有些不连贯,我以后再找时间修改吧,我真的已经在动作描写中虚脱了……
接下来的几张就是揭开一些伏笔的内容了,所以小伙伴们不要着急,我会解答完所有的迷点的。嗯……应该会的:)
小蓝的戏份有些少了,不过别担心,他们腻歪在后面!

评论(3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