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八)

#叶修生贺#相信我最开始真的是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    “所以现在诸位可以说说那天之后的事了。还有,小蓝去哪儿了?”叶修半靠在床上,神色有些疲惫。众人听见这个问题,也不知道问什么,一种蜜汁沉默在四周蔓延开来。

    扣指甲的扣指甲,喝茶的喝茶,聊天的装作自己没听见,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喻文州了。喻文州始终保持微笑,似乎也没有要开口的样子。

    叶修看他们这个样子,叹了口气:“诶,我就想知道一下结果处理,还有小蓝的去向。你们不说我也能猜到几分,问你们只不过是想得到一个确定的答复罢了。你们不说话……”叶修说到这儿,不由得笑了一声,声音不着痕迹地抖了一点儿,“难不成,比我想得还要遭?”

    众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黄少天。这个时候你就别装没听见了黄少,现在正是需要你发挥你才能的时候啊,组织相信你!

    黄少天眼神抵抗无效,转头想求助喻文州,结果也别喻文州你个淡淡笑给堵了回去。“好吧好吧好吧,我说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!你们别再这样看我了,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 叶修也无所谓是谁说,点点头示意他继续。

    那天叶修晕过去之后原本还有条命在,众人正想办法要把叶修从六角星芒里弄出来,虽然刘皓在里面也还死透,不过看他那样子估计再爬起来的可能性不大,所以他们一合计,决定还是先把叶修弄出来再说。小蓝也有过来帮忙。那种手忙脚乱又不忍多看的场面愣是黄少天也难以描述出来。

    原本叶修已经被带离出了一大半儿了,就剩两只腿在里边儿。可好死不死地叶修这是咳出几口血来,把一旁抱着他的蓝河吓得够呛,直接惊呼出声。

    也不知道是叶修这新咳出的血味道太大还是蓝河惊呼地声音太大,总之,原本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刘皓竟然动了,而且不动不知道,一动吓一跳,直接挣脱桎梏,当胸就给叶修补了一刀。

    众人收到的惊吓不少,等收拾完了刘皓回过头来看时,蓝河还是那副抱着叶修,难以置信地看着插在叶修胸口的却邪的样子。

    他们请来了方士谦,结果得到的回复还是摇头。蓝河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,表情木然。喻文州怕他打击过大,又说不出让他节哀的话来——其实换谁都说不出口,叶修这么厉害的一个神仙,“为祸六界”这么久了,从未有人想过他有一天也会被死神带走——想让蓝河回去休息,刚张嘴,看见蓝河挂着泪的脸,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 他拍拍蓝河的肩,连一声叹息都不敢发出。

    结果蓝河转过头来看着喻文州,眼睛里突然有了流光划过,转瞬即逝。喻文州以为他要做什么傻事,想劝说两句,却见蓝河向他跪了下来。

    “司辰星君当年于蓝河有救命之恩,此后于蓝河有容留之恩,这几百年来于蓝河有知遇之恩,蓝河……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蓝河,没有扶起他,一旁的黄少天倒有些看不下去了,一边说“小蓝你这是干什么,快起来快起来!”一边想去扶他,却被喻文州拦了下来。

    “嗯。你想好了?”喻文州道。

    “想好了。”蓝河抬起头,对着喻文州肯定地回答,他又对着一脸不解的黄少天笑着说,“黄少。我真的很仰慕很仰慕你,我也很敬重很敬重你,有你这样的崇拜对象真的很棒,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蓝河的照顾。还有青丘……若不是蓝溪阁,恐怕现在青丘还烟尘四起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就好。”喻文州这才扶起蓝河。

    蓝河点点头,向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行了一个大礼。黄少天看出来了这是离别之礼,还没等他开口问,便见蓝河向着叶修走去。

    喻文州在看见蓝河吻上去的时候默默移开了视线,还不忘带这黄少天一起别开视线。

    不过下一秒,只见叶修与蓝河被裹在一个蓝色的光球内,等其他人回过神时,叶修突然有了较为微弱的呼吸,而蓝河却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在叶修的胸前多了一直只微弱的狐狸。

   

    “就是这样。”黄少天一口气喝了三盏茶,“后来孙翔被肖时钦从堕仙台带了回来,还好小事情赶到及时,否则孙翔就没命啦!后期处理几乎也有一半儿他的功劳。还有孙哲平,福大命大,被刘皓夺走了体内的魔气,现在跟你一样是个散仙。”

    “哦。”叶修点点头,大约也能估摸着后期的善后工作。

    “哦?!我讲了这么多你就给我一个,‘哦’?!你有没有良心啊你,怎么一点儿都不关心关心小蓝?!你的命是小蓝救的你到底知不知道啊?!”

    “我担心啊怎么不担心……”叶修看着黄少天,眼光里很是沉静,像是秋天里偶然飘过的落叶,或是冬天中出现的久违的暖阳,“所以,小蓝他……死了?活着?”

    叶修平时吊儿郎当惯了,即使是在这样落魄的时候还是那副看起来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的模样。可是这些人与他都有过命的交情,不说很是了解吧,但是他们都不难听出叶修最后问句中苦苦隐藏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 他一个人在世间独来独往惯了,突然一千年前有了一个小小的牵挂。或许那只是他的一个顺手,都说“神悯万物”,没人知道当初他耗费五百年的修为去救一只雪狐到底值不值得。

    叶修自己再后来也经常想起那天,想来想去觉得可能还是值得的。神仙的一辈子等于人类的几千几万个一辈子,他们有些生来就有人类烧香拜佛几辈子都求不来的神力,享受长生不老和各般法术,不愁吃不愁穿,运气好还能有个一分三亩地来管管。

    可是神仙却又十分向往着人类的生活。想那七仙女啦,织女啦,只羡鸳鸯不羡仙,他们想尽办法,只想食一碗人间的烟火。

    叶修觉得自己挺幸运的,遇见那么一只小狐狸,他会轻轻叼住他的衣角让他慢一点慢一点。于是他慢下来,在人间度过了他人生中最有烟火味道的几个月。

    现在那只小狐狸生死未卜。才发现,原来神仙也有许多无可奈何的。譬如现在,就算他知道了蓝河的死讯,他难道还能去找阎王要人不成?白素贞为了许仙赶闯地府,因为她是妖,天生里是没有悲悯之心的啊。

    可他不一样啊,让他顶着扰乱六界秩序的风险做有违天命的事,他做不到。

    “叶前辈安心些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方前辈已经看过了,现下蓝河耗尽了所有修为,身体孱弱,很难化回人形,正在蓝溪阁将养。”

    叶修明显怔了一下,一会儿才突然轻轻笑出来:“神医真是任性哈。”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