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九)

#叶修生贺#相信我最开始真的是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   

    叶修怔怔地看着喻文州,突然一声笑出来:“神医就是这么任性哈……”众人一听都笑了出来,难得轻松。
   
    “对了,张佳乐呢?怎么没看见他?”

    “他呀……他找到孙哲平后发现他还活着,高兴得不得了。把孙哲平带到安全的地方,一点点清楚他体内残留的魔气,然后上疏和你一样也做了个云端散仙,带着孙哲平去了个叫‘百花谷’的地方,无事自在逍遥快活去了。这家伙,降级倒降出好来了……”

    叶修勾唇笑笑,心里完全明白,散仙虽不能名列仙班拿俸禄吃蟠桃延寿命,但散仙也有散仙的好处,至少不受天规限制,免得憋的慌。

    这时只听窗外人声鼎沸,吵吵闹闹,叶修就问:“这么吵,好么?烟雨楼的地儿也有人敢打架?”

    “哦~这个呀……”黄少天嘿嘿一笑,看了眼喻文州和张新杰,见两人都点了点头,就把叶修扶起来,扶到窗边去,推开了窗。外面街道熙熙攘攘,人声鼎沸,虽是晚上,但每座屋子上都挂着红灯笼,灯火通明。

    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会吖!”黄少天搭住叶修的肩头,“我跟你说啊为了这个会我们可是专门请假入凡的知不知道?开心吧?高兴吧?还有啊,老叶你也太神秘了吧,活在世上要用三个名字你不嫌累啊?搞半天叶秋是你弟弟。话说你怎么有个弟弟啊?不会跟你一样不要脸吧?!叶修才是你真名不是吧,害得我替小蓝担心了这么久,你简直‘丧尽天良’,知不知道小蓝要是嫁给你个我不认识的人,娘家人会很心疼的……”

    之前黄少天一直没机会吐槽名字的事,现在有了时间还有空间,话匣子根本关不上。

    “这么热闹。”叶修显然没理睬黄少天,“这是什么会,问过了么?”众人相视一笑都闭口不言。叶修拿他们也没办法,耸耸肩又说:“下去玩儿会吧。我虽然法力尽失应该还不至于抵不过一个凡人吧?”

    见张新杰没有反对,叶修就换了件轻便的衣服,然后跟着大家一同出去了。街上人潮拥挤,小孩子往往是最兴奋的,在人群中窜来窜去,手里的波浪鼓还“咚咚咚”地响。
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州你看你看,有糯米团子好想吃啊我们吃一点吧?这个是什么它居然会转?!太好玩儿了文州我们买一个带回去吧?还有这个你看你看它在动啊,人类都没有法力是怎么做到的,太厉害了吧?”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到处买东西,停都停不下来。

    “买这么多啊,不看着他点儿?”叶修走到喻文州身边,黄少天早就跑到前面去了。喻文州莞尔轻笑道:“少天升仙前,其实很少参加庙会。他从一出生就被断言是武仙。然后他就被父母送去习武,几乎出不了门,就算出来也是和他师傅一起的。”

    “那个时候我住在他师傅家隔壁,每天卯时都能听见少天习武的声音。他天赋极高,十五岁的时候就击败了他师傅。那时每次我和其他小朋友从庙会回来,总能在路过他师傅家时,听见脚踏青砖的声音,然后就能看见少天跳到墙上,再问我们庙会上有什么,好不好玩儿。我那个时候没能想象可以和少天一起晋升成仙,只知道这个孩子将来能成大事。只是觉得可惜,像少天这样的人,竟然会很少出现在庙会上。”

    叶修听着也没再多问,放任黄少天到处转悠。然后和喻文州找了处露天茶馆坐下,点了壶铁观音。

    坐了一会儿,到处散步的人竟都渐渐回来了。叶修挑挑眉:“怎么这么舍不得我还非得跑回来?”众人不约而同朝他甩了个白眼,脸皮太厚了,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 这时一队拿着花灯彩缎的游行艺人从街口走了过来。哦,最重要的节目来了,难怪都回来了。

    人们站在路边,都翘首期盼,只见队伍后面还跟着更大的花灯,呈含苞的红莲。花灯正巧停在叶修等人面前,能看见全貌。众人围着花灯跳舞,还不停地喊“开灯”。

    “开灯?”叶修问,“今儿不是灯节吧?”喻文州笑而不语,只认真看着街上的盛况。

    喊了大半天,中午听见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:“开——灯——”在众人一片欢呼声中,花灯从中心裂开并向四周绽放,还真像一朵盛放之花。而当叶修看到灯内的东西时,不禁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 那是一座鎏金的人像。面部严肃,身姿挺拔,气宇轩昂,手上执一把收合的伞,凌云天下,傲视群雄。

    君莫笑?!

    “恭祝却邪君寿辰,却邪君万事不朽!”听着民众这么喊,叶修实在是在惊讶了。人间竟然会专门举办他的寿辰。

    “却邪君名号响亮,百姓多受您护佑,这种寿辰会每年都会举行以示敬意。前辈被贬的事也已然传到了人间,恰巧之前的大乱战,前辈孤身一人誓死保人间周全,百姓便造了这尊像来供奉。”喻文州看着那座人像解释道。

    “却邪君寿辰,请受小仙一拜。”众人同时起身站到叶修面前鞠了一躬齐声道。

    叶修怔怔地愣在那儿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,真是五味杂陈。不过他不要脸惯了,于是挥挥手说:“起来吧起来吧,这么大的礼真是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 “滚滚滚……”黄少天腹诽,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嘴巴里才能吐出象牙来?

    叶修笑着望了望天,生辰,只是可惜了……我的小狐狸,还在伤心啊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