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十)

#叶修生贺#相信我最开始真的是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   

    叶修不是没有过过寿辰,昔日自己身为却邪君,受万人敬仰,光天帝为他专门办的寿宴都有好多场。不过,想今天这样的盛会,他倒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 想想也是,天上的神仙再多也没有地上的人多,光是这规模可能天上还比不过地上。再有天上的神仙有些人怕他,有些人敬他,有些人恨他,有些人爱他,有些人根本就不了解他,但是见了面都会道一句:“却邪君生辰万安。”

    那些人或真心实意,或笑里藏刀,或只是走个形式,里面包含了多少真心,这么多年了,叶修也看了个七七八八,渐渐的,生辰能躲就躲,以免自己还得勉强应付。奈何自己那张嘴啊,向来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,难免得罪人不是。

    得罪不起只有躲了呗……
   
    可是人间不一样啊。人们心怀敬畏之心,借这一年一度的盛会来表达自己对大自然的顺应与抗争。那并非单纯的机械的一年一次的形式,或许其中也会有些人不认识他,不喜欢他,但是所有在这场盛会中忘情的人,都会为他送来最好的祝福。

   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在凡间还会有这样的盛宴,远比天庭的浩大且充满真心。人啊,明明是在六界之中最为脆弱的种族,但是也是六界之中规模最大的种族。或许是因为他们的一颗平凡的烟火之心,或许是因为他们生命短暂但是却能想办法让它发出万丈光芒。

    叶修坐在那儿喝酒,想起千百年前,自己与小蓝也有到过人间的凡尘,看过人的生老病死,功名利禄。之前没有好好想过,现在想想,凡间的魅力之处大约在于它算是六界的起源吧。

    人活一世,得道便升天,成为仙;碌碌无为一辈子,也不过是变成鬼;人死之后,执念太深,难以度化,即为怪;若是坏事做尽,命里有数,便成魔;凡间非人之生物,造化到了,便有幸成为妖……六界生生,似乎都与凡间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 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的,是福是祸,都是六界的一个轮回而已。这些都是命。可是命又是什么?人觉得是神仙定下的。其实不然,神仙也常说要遭天谴,这个“天”就是“命”。它似乎超脱六界之外,谁也逃不过。

    逃不逃得过叶修不想知道,他只知道蓝河命硬,三次大难不死,定有后福的。

    “文州你看你看,那边有放祈愿河灯的!咱们也去放一个吧!去吧去吧去吧!”黄少天哪里是耐得住寂寞的人,没一会儿便找到了好些耍事。

    “那些河灯都是请求神仙保佑的,你知道天神也去凑什么热闹?”叶修笑了笑。

    “去去去,你别扫兴!我问文州呢,又没问你,你插什么话啊!文州我们去看看吧,去吧去吧去吧!”

    “要不,却邪君也去看看吧?”喻文州站起身来,笑着邀请叶修。毕竟人家才是今天的主角不是。

    叶修耸耸肩,表示无所谓。这么好的日子,也不好扫大家的兴嘛。但是他最开始并不打算参与进去,只是在旁边看着,看他们都兴致勃勃,好像真的能实现一样。

    能不能实现,他们心里清楚得很,不过是图个热闹。他想想,走上前也买了个河灯,想写一点儿什么。他一下子便想起了那只还在蓝溪阁里调养的小狐狸。

    信手就写了下来:

    君子蓝桥赏绝色,莫笑春雪戏蓝河。

    叶修又自己欣赏了一番,还好他的字不说特别好看吧,倒也看的过去。他跟着其他人的河灯一起放了,看着它们渐行渐远,一个不注意便不知道谁是谁的了。

    他懒懒散散地看着河灯远流,明灭交替,把这条普普通通的河浸成了一条金色的缎带,锦绣精致,耀眼夺目。

    叶修随意地扫了一眼,不经意间便看见明河的拱桥上立着一个人。蓝衣白裳,长发委地,恬淡安静,默默的看着叶修,和他当日见到的一样,温顺,乖巧。

    叶修走上桥,笑道:“来啦。”

    蓝河也笑,他道:“却邪君万福。”他想上前一步行个大礼的,但没想到脚步虚恍,下一秒便变回原型,掉在了叶修怀里。

    叶修揉了揉蓝河的毛,笑意更深。

    我的小狐狸啊……





是的!你没有看错。千机就此完结啦!!开心撒花!
明明是一篇生贺,却写成了这个样子,真是不尽职尽责。
谢谢一直坚持看到现在的妹子们,爱你们,比心!
因为高三党所以写得很粗糙潦草,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好,我有错,以后一定改!还有两天高考,所以会消失一段时间,谢谢支持我的妹子!

明明是叶蓝但是感觉他们的戏份很少是不是?啊,因为宝宝顾着走剧情来着,真是对不起叶蓝了。
不过,别担心,会有番外的!在番外里尽情谈恋爱吧!额,番外当然要等高考结束以后了。

最后,能坚持到这里真的很感谢!爱你们!

我去奋斗高考啦!希望收到祝福哟(滚

评论(6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