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三)

#叶修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到叶神生日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    君莫笑一待就是七天,还真是连雪狐的影子都没看见。蓝河被特别派下来照顾这位大人,也不着急回天,便天天带着他到处闲转。

    “看来是找不到了。”君莫笑从树上跳到地上,拍拍身上的灰尘,瞥了一眼一边的蓝河,“不愧是喻文州调教出来的人。除了害羞时会毛躁一点,其他地方和喻文州还是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 蓝河这几日也是被这个不要脸的主儿弄得心力交瘁,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:“大人言重了,我与司辰星君比差远了。”

    “好吧。”君莫笑拿了立在树下的千机伞,“既然找不到,就不打扰了。把这个还给黄少天,告诉他别再乱给别人了,喻文州会变成黑文州的。”

    蓝河接下那条链子,他认得,是司辰星君亲自用龙骨照着冰雨磨出来的。磨了近百年才磨成这个样子,手也因此受了不少伤。

    “是。”蓝河答应,收好问,“大人要走了吗?”

    “不然?难不成你真想让我在青丘待个几百年?”君莫笑笑了笑,未等蓝河回答,便提步走了,“不用送我,早日回天复命吧。”

    “是,谢大人。”

    蓝河目送君莫笑离开,刚转身竟看见身后站了个蓝袍白发的人。他一惊,立马跪下:“司辰星君。”

    “嗯。”喻文州让他起来,问:“见着了?”

    “见着了。”蓝河笑笑,又有些羞赧地去看自己脚边的青草。

    “是他?”喻文州温温和和地笑着,看看蓝河,又看着君莫笑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 “是他。”

    喻文州莞尔,说:“那就好。东西给我,随我回天吧。”

    “是。”蓝河把属于黄少的链子双手呈给他,和喻文州回天去了。至于君莫笑交代自己给黄少天的话,自有喻文州转达。

    君莫笑在青丘一无所获,倒是体味了一把没有仇人追杀,没有闲人约架,整天只用抓抓狐狸,逗逗人的生活。

    这青丘,还真是不错……

    不过出了青丘就又“热闹”了起来,隔三差五地就有人来取他的项上人头,忙地不可开交。越发地让他想念起在青丘的日子。虽说只有短短的七天,但也弥足珍贵了。

    君莫笑一边除着邪灵,一边开着小差,一道蓝光闪过,正好将准备偷袭君莫笑的邪灵干掉。

    黄少天收剑回鞘,说:“啧啧啧真是‘贵人事多’,诶我就想不通了,怎么会有那么多妖魔鬼怪想除掉你?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背着天庭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,连这些魑魅魍魉都看不下去了,可以啊你……你看看这些邪灵,有些一看就是从别的地方来的,还穿着渔服呢,这地儿可没有渔夫……你说难道是韩文清?但他一向光明磊落,不会干这种背后引怪的缺德事的……”

    君莫笑并不怎么奇怪黄少天的突然出现,淡淡一笑说:“老韩虽与我有些过节,却不是趁人之危的人。”又随口问一句,“你怎么来了?和喻文州吵架了?”

    “去去去什么吵架?!胡说八道!我和文州感情一直都很好的好吗?!少在这儿挑拨离间的。”黄少天叉着手说,“我来……对对对,你去青丘竟然是去找‘雪狐舌尖血’的!怎么也就几百年没见你什么时候脸皮又变厚了?简直不要脸,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说要就要,虽然蓝溪阁以前欠过你人情,但是你也不要得寸进尺啊……”

    “瞧你这小气着急的样儿,这不是没找着吗?”君莫笑收拾收拾,见邪灵尸体都消失了才继续,“你来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 “什么小气着急,哇靠,说得轻巧,那可是‘雪狐舌尖血’啊,你以为是随便一家客栈酒楼的毛血旺啊?”黄少天嗤了一声。见叶修揉着耳朵走远了又立马跟了上去,“诶诶诶,你先别走啊,我正事儿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 “……那你的重点是?”

    “这不是正准备说吗。昨天我帮文州给月老送东西来着,他忙着给七仙女调制忘情水管不着我,我就偷偷拿着他的姻缘簿看,结果你猜怎么着?”黄少天故意顿了顿才又开口,“我看到你下面没名字!!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笑死我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叶秋你看你缺德事儿做多了吧,没姑娘看得上你!!哈哈哈哈哈哈叫你平时不要脸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简直就是报应啊老叶……”

    君莫笑暗暗叹口气,语气平淡,问:“你是看见‘叶秋’下面没名字?”

    “不然?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告诉你那一面纸上姓叶的就只有你名字下边儿没名字,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不是不报时候未到,老叶你也太可怜了吧?”黄少天揉了揉笑疼的肚子,“对啦,有件事儿我还得告诉你。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‘叶修’,我也看到了。就在你旁边,下面竟然不是苏妹子……亏我还以为他俩是对象呢。反倒…反倒…反倒写着个男人的名字。”黄少天声音越来越小,要不是君莫笑听力不错,后面几乎要听不见他说什么了。

    “男的怎么了?”君莫笑轻笑一声,瞥了一眼黄少天说,“你和文州不也是这样的?”

    黄少天脸一红,瞬间就炸毛了:“你你你你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!”君莫笑继续笑他:“我说你名字下面写着喻文州,喻文州名字下边儿写着黄,少,天。”

    这话一出,黄少天顿时没声了,红着脸跟在君莫笑后边。他难得安静一会儿,君莫笑回头看了一眼不由笑出了声:“还好。记得对月老好点儿,好在他没有给你们乱牵红线不是?否则下次他调的忘情水没准儿就给你喝了。嗯……说说‘叶修’吧。他名字下面写的谁?”

    “许博远。”

    “谁?”

    “许博远就是上次在青丘我派去帮你的那个司星卫。‘蓝河’是文州给他取的名字。‘许博远’是他的本名。”

    君莫笑一怔,转过身面对他;“许博远?姓许?”黄少天耸耸肩表示正确。

    “天山雪狐第一代人形狐妖的化名就姓许吧?”君莫笑眯着眼睛问。黄少天一愣:“我去不行不行不行,你想干嘛?我告诉你小蓝是雪狐又怎么样?他现在是仙妖!在天庭住着呢,你现在是散仙,上不了天庭的。你可别打什么鬼主意!”

    “我已经没有要拿‘雪狐舌尖血’的打算了。”君莫笑说着又转回身去继续油,“就随口问问而已,不用紧张。”

    “没这个打算了?为什么?话说你拿‘雪狐舌尖血’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黄少天问。

    君莫笑摇摇头说:“祭伞。不过既然是他,就算了。”

    “我去不是吧,你拿‘雪狐舌尖血’祭伞?!太奢侈了吧……当年我冰雨祭剑我不过是用的八百年的沉香木精,你真是财大气粗啊,太暴殄天物了吧。而且你怎么就能断定就算你找到小蓝,他就一定会把舌尖血给你?你们素未相识,你不会是想用强的吧?!”黄少天惊道。

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我们素未谋面?”君莫笑说,“那个时候 他还只是只小狐狸罢了……”

评论(2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