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惊蛰_

「龙骨深渊之央。」全职主喻黄不逆不拆,叶蓝也吃的开心~魔道果然还是喜欢追凌~~

【叶蓝】千机(四)

#叶修生贺#
#人物归虫爹,ooc归我#
#这里高三狗,尽量日更到叶神生日#
#题目与内容毫无关系系列#
#私设大如天,神话皆自编,接受请继续,难忍可无视#
#可能有喻黄部分,看者自己掂量#


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我们素未谋面?”君莫笑说,“那个时候他还是只小狐狸,人形都化不了。”

    黄少天一愣:“你们见过?!”

    “嗯,似乎是千年前的事儿了吧……”

    大约一千年前,叶秋入凡去天山杀一只魔物,路上捡到了一只气息奄奄的小狐狸,通体雪白。要是平常人捡到了,只会认为这是只普通的可怜的白狐,可叶修定眼看了看,认出这是只极为稀罕的雪狐。雪狐还小,毛发还未长开,与白狐差不了多少,但是雪狐的灵气是不会因为年龄改变的,虽然当时那只小狐狸几乎只剩了一口气在,灵气并不很明显,但仔细体会体会还是可以发现的。

    雪狐难得,一脉单传,这么死了怪可惜,叶秋便把这只小狐狸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用自己五百年的修为救回了它一条命。

    那头魔物颇为棘手,杀它还需要布一个局。君莫笑便一边偷偷布局,一边与那只雪狐生活在一处,慢慢给小狐狸理疗身上的暗伤。

    一人一狐生活了几个月。狐狸生性多疑,小狐狸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但是最开始也难掩本能地去怀疑叶秋——只要是叶秋给的东西坚决不碰,不吃,但是自己身体还很孱弱,饿了几天最后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 从最开始的叶秋只要伸手就是一爪子,到后来可以趴在叶秋怀里享受午后的暖阳,叶秋看着小狐狸渐渐变化,从多疑到依赖,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日落月起。

    小狐狸有时候会在睡梦醒来后发现叶秋不见了,它最开始有些慌张,后来像是习惯了叶秋隔三差五的消失,在叶秋回来前,便在它们的小屋前等着他。

    到底是雪狐,到底是灵物,就是比一般动物通人性。叶秋一边呼噜着雪狐的毛,一边心里暗暗地想。他低下头看看怀里的小狐狸,看它脸上依赖又满足的表情,又自己默默地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 要冬天了。

    叶秋最终除掉了魔物,但是似乎是出了什么纰漏,魔物没有按计划走进圈套里,叶秋只有强行击杀,搞得自己很是狼狈。

    正好那时魔族大肆进攻三界,叶秋急着赶回天庭,临走前他回了与小狐狸一起住的地方。小狐狸一脸心急,咿咿呜呜地叫着,小心翼翼地帮叶秋舔伤口。

    叶秋任它舔,眼光看着越来越暗沉的天边,随手呼噜呼噜毛。雪狐是属于人界的,日后化成人形便属于妖,他一个仙人再怎么也不可能带它回天,乱了规矩自己也保不了它。

    原来人间的几个月是这么的短啊。

    叶秋低头戳戳小狐狸的眉心,低声道:“诶,我得走了。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。”小狐狸不明白叶秋为什么这么说,只当是和平日一样的同自己说话,反正自己也听不怎么懂,于是只是用头蹭蹭君莫笑的手,又舔了舔他的手心儿。

    叶秋低低地笑出声:“你倒‘洒脱’。”说完默默念了个诀他手里便发出一团蓝光。小狐狸从未见过这些把戏,顿时新奇地很,扑来扑去却什么也没扑着。

    叶秋暗了暗眸子,道:“坐。”小狐狸便乖乖坐下,一脸无辜地看着他。

    叶秋在他们生活的地方设了个结界,作用能保持一周时间,魔物进攻三界,他只有这个办法能让它少受些波及。

    叶秋走了,小狐狸在身后一遍一遍地撞着结界他也没有回过一次头。

    那次便是震动六界的“天魔战”。叶秋损了五百年修为,又才强杀了一头高阶魔物,还没换过劲儿来,加上战时有人不听指挥,让魔君进了天庭。战后魔族又被重新封回魔界,可叶秋作为总将军就没那么轻松了。

    “难怪当时你魂不守舍的,不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还因为在担心小狐狸啊。五百年的修为你真舍得。不过‘天魔战’又不全是你的错,天庭这么打压你明显是有人搞鬼嘛,你当时就没怀疑?我就说嘛,突然贬一个斗神,天帝多半是气糊涂了,原来是有人心术不正。”黄少天气鼓鼓地说,“这么说,那只雪狐就是小蓝?你怎么知道的,都过了一千年了……”

    “我怀疑有什么用?天帝还不是照样把我贬去受罚了吗。还有,虽说一千年是足够生一只雪狐了,可能没发现……”叶秋回过头来指了指自己的右眼,“小蓝眼睛受过伤。”

    黄少天想了想:“你是说他千年前受的伤?不过好像小蓝眼角是有条疤来着,都这么久了那道疤小得可怜,亏你还看得见…我去,你这人要不要脸啊,还盯着人家看,你是要凑多近才能看清啊?”

    君莫笑笑而不语,想起几天前他还在青丘的时候,其实他去青丘找“雪狐舌尖血”只是个借口,真正要找的,不过是当年那只小狐狸,想看看它到底后来有没有活下来。从前一直没有时间或好的机会,如今被贬入凡倒悠闲起来,想着没事干就找找看吧,找个千八百年的也好消磨时光。

    蓝河虽是雪狐又成了仙妖,但他和君莫笑比修为还是差了很多。那天君莫笑在树后看他训小狐狸便认出他来了,没想到当年那只小雪狐如今已经出落成这么好看的人了。只是一千年说短不短,也不知道蓝河有没有认出自己这个救命恩人。现了身,看他反应,觉得是没认出来了。

    想是想蓝河就是小雪狐,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君莫笑也不好判断,于是在青丘多无赖了那么几天,等蓝河渐渐没了防备,可以在草地上,他身旁睡觉时偷偷看了看他的右眼。

    蓝河说他之前被喻文州救下,想来是千年前在叶秋把小狐狸留下后,小狐狸又遭遇了什么不幸,又被喻文州救下。当时叶秋只知道第一任司辰星君魏琛的一个小徒弟想收一只仙妖,哪晓得竟然就是蓝河。

    想到这儿君莫笑不禁一笑,真是阴差阳错,两人都在天庭,却没怎么见过。“你笑什么?”黄少天问。

    “没什么。现在小蓝人呢?他知道姻缘簿的事儿吗?”君莫笑问。

    “当然不知道了。这个‘叶修’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告诉他?改天去问问苏妹子好了。嗯?上次我问过你的你都没回答我,你到底认不认识‘叶修’啊?他到底是谁啊?”黄少天想起来了便追着问。

    “啊……这我哪儿知道啊,没准儿他和小蓝就是认识呢?你管这么多干什么,话多就算了,管的倒挺多……”

    “什么?不行不行不行……诶诶诶,你给我站住!我话还没说完呢!”




啊……是的。叶神和小蓝其实都第一时间认出对方来啦,但是阴差阳错地都以为对方不记得自己啦。不过莫方,他们马上就会相认啦(ฅ>ω<*ฅ)

评论(26)

热度(43)